钱江晚报:“花儿朵朵”杭州唱区开出两朵奇花

一直以来,在杭州参加选秀的选手总是比较中规中矩的,凡如曾轶可这般抖着绵羊音的争议型选手,或贡米这般长着明星脸的话题型选手,从来不会出自杭州。而今年国内第一档选秀节目“花儿朵朵”经过上周末两天的争奇斗艳,“绽放”出杭州20强进入全国总决赛,也出了两位红人——“蝴蝶姐姐”朱喜英和“小范冰冰”杨慧娇

  朱喜英之所以被冠以“蝴蝶姐姐”称号,源于她头上顶着的两朵“蝴蝶花”,颇有当年杨二风采。当然,这位其貌不扬,甚至有些土气的中年妇女压根不知道杨二是谁,她对审美的理解仅仅是“别人戴(蝴蝶)都好看,我戴也会好看的”,“我的蝴蝶是夜光的,晚上也可以看得很清楚”。

  但彻底让评委跌破眼镜的是,她出场后的第一个要求竟然是,“我能吐痰吗?”吓得旁边的主持人立马为其捧上水杯。她还有一个奇怪的动作,演唱时一手拿麦,另一只手始终托着一边脸颊,还不停换手。对此,她的解释是,“我鼻子不通。”评委体贴问她是不是感冒了,她竟答:“我的鼻子一直不通。”

  不过,虽然她的行为极其怪异甚至不雅,但她那曲高亢的湖南花鼓戏《大地飞歌》引爆全场,并让3位评委全部为他大唱赞歌,评委顺子甚至激动得站起来,“我做选秀节目评委以来,从未见过这么有趣的人!”另一位评委李延亮则有些语无伦次:“哇,这可是摇滚歌手的做派,只有摇滚歌手才会往地上吐痰……但是我喜欢,你的歌声太让人震惊了……哦,还有你的自然。”

  后来朱喜英告诉记者,她是湖南怀化人,远嫁到丽水,唯一的爱好就是唱歌,“我在老家还加入过乐队。”她所谓的乐队其实就是县城里的表演队,哪家新店开张或结婚办酒,会请他们去助助兴,然后每个人能平分到八九十块的出场费。但这对朱喜英来说已经不是小数目,这次来杭州比赛,评委要求穿牛仔裤,她狠下心买了一条80块钱的牛仔裤。这是她买过最贵的一条裤子,“这里的小姑娘都打扮得很漂亮,我不太会打扮。”她把家里最好看的衣服都搬来了,当然,还有她头上的蝴蝶。

  最终,蝴蝶的确给她带来了好运,开始评委或许担心她将来万一在全国观众面前吐痰,太不雅观,而让她坐上待定席,但在后面的清唱环节,她的华丽高音技压全场,评委齐刷刷被征服了。

  另一位选手杨慧娇也是一路小跑进入“20强”,当她往台上一站,所有人都惊呼,“太像范冰冰了。”据说,海选时她出现在KTV,就有人把她误当做范冰冰要求合影签名。

  虽然杨慧娇早已习惯了自己的“明星脸”走哪都会被人议论,但她还是很担心遭来非议,“上届‘快女’那个贡米,后来就因被指整容炒得翻天覆地,最近我常常在想,万一以后别人也说我整容,该咋办?”

2010-04-12 18:37 本文同时发布到:杭州唱区 蝴蝶姐姐 杨慧娇 九大赛区

调用模板不存在,可能是模板内标签与后台不匹配引起的。待更新

zhuisu